昨天手術,她背部3個巴掌大的皮膚被植到妞妞身上
  □記者李曉敏文李康攝影
  閱讀提示|還記得本報一直關註的開封油鍋燙傷女孩妞妞嗎?昨天,她再次被推進手術室,進行第三次植皮手術。這一次,除了她自己頭皮上取下的一小部分皮源外,大部分的皮源來自媽媽的捐獻。
  醫生說,移植很順利,媽媽捐的皮膚和妞妞自己頭皮上取的皮膚,交替種植,如果恢復順利,7天至10天后,妞妞便可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了。
  病情
  妞妞頭皮幾近用完年輕媽媽“割皮救女”
  32天了,每天,在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陪護病房內,30歲的徐芳和老公黃彬都要被噩夢驚醒,“一閉上眼,就是妞妞被燙傷的樣子。”一提起女兒,徐芳的雙眼很快會變紅。
  妞妞今年5歲,開封杞縣陽堌鎮北村人,今年9月11日,在農村宴會上,被小狗驚嚇,跌進熱油鍋,全身65%的面積被深度燙傷,本報率先報道並連續追蹤,全國愛心人士紛紛伸援手,為她湊了180多萬元醫療費。
  9月22日,9月29日,妞妞兩次走進手術室,進行植皮手術,而這兩次的皮源均來自妞妞自己的頭皮。
  不過,遺憾的是,妞妞深度燒傷的面積太大,需要的皮源多,而妞妞腿上保留的一點好皮膚,醫生又不捨得用,想著留給她以後整形用。
  在此情況下,妞妞的主管醫生、該院燒傷中心副主任醫師李強就提出一個建議:異體植皮。這樣的好處是,移植的皮膚可以起到一個覆蓋作用,減少營養物質的流失,減輕感染,為妞妞自體皮的擴展提供機會。
  一聽可以“異體植皮”救妞妞,徐芳和黃彬兩人爭相表示,要為妞妞捐皮,不過,一番討論後,徐芳占了上風,“我老公太瘦,而且是家裡的頂梁柱,不能取他的。”
  術前
  徐芳說,妞妞出事這麼多天來,她每天都在想,社會上這麼多素不相識的好心人都來救妞妞,而自己一直幫不上忙,很著急,這次,終於可以給妞妞捐點皮膚,她心裡才舒坦一些。
  10月1日,又是一個探視的日子。
  這天下午,徐芳剛走到妞妞病床前,妞妞又一次流著淚向媽媽提要求:“媽媽,我什麼時間能出去?”“媽媽,我想和你住一個病房”“媽媽,我會多吃飯,早點出去”……說起這些,徐芳流出了眼淚。
  而這次看望之後,也更堅定了她一個信念:儘快為妞妞捐皮。
  之後,她多次找到李強,詢問手術時間,並多次央求醫生,多取點自己的皮。
  “我想著多取點,是不是可以讓孩子快點好。”對於“捐皮救女”手術,徐芳自己並不是很清楚,但她清楚的一點是,只要能救女兒,自己身上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捐,包括生命。
  手術準備期間她多次求醫生“多取點”
  終於等到時間她特意去澡堂洗了澡
  手術時間終於確定了:10月13日。
  得此消息後,10月12日下午,徐芳特意趕到一個公共澡堂洗了洗澡,“給孩子的皮膚,不能臟。”徐芳是一個愛乾凈的女子,不過,自從女兒出事後,她很少顧及形象,更不用說上街洗澡了。
  洗完澡回到病房,天已經黑了。黃彬和徐芳和衣躺下,兩人都在默默為第二天的手術祈禱。
  臨近深夜,徐芳終於閉上了雙眼,不過,沒過多久又醒了。
  凌晨2點多、4點多、5點多……每次醒來,徐芳都要看一下時間,她渴盼天儘早亮。
  昨天早上7點,當記者趕到醫院時,徐芳正雙手抱膝,蹲在床上等待,一看見記者進來,她立馬起身,“睡不著,有點緊張,也有點擔心。”徐芳說,這一夜,她考慮了很多,她擔心手術會不會順利,移植到妞妞身上的皮膚會不會存活
  ……
  手術室的外面爸爸緊緊抱住媽媽
  早上8點,醫生走進病房,通知徐芳可以準備進手術室了。
  一聽這話,徐芳迅速走進廁所,換上了睡衣,“這樣,手術時好脫衣服。”
  “取完皮的地方,今後肯定會留疤,手術時是半麻,取皮時可能會有感覺。”對於醫生的這些話,徐芳連說,“我知道,沒事。”
  8點13分,徐芳穿著拖鞋,從三樓病房走到了四樓手術室。
  手術室門打開的那一剎那,一直陪伴她的黃彬,緊緊抱住了她,“一切順利。”
  看著徐芳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內,一直少言的黃彬蹲在了地上,雙手抱頭,“她媽這次要受罪了。”
  談及愛人,黃彬一直滿懷愧疚,“家裡窮,跟著我也沒享什麼福,但她從沒抱怨過,對俺爸媽和孩子都很好。”談及未來,黃彬長出了口氣,他說,妞妞出院後,他會在家門口找個事做,守著家人。
  術中
  沒喊一聲疼背部取下3個巴掌大皮膚
  對於李強來說,異體植皮是一個常規手術,之前,他已經做過多次。
  早上8點30分左右,實行局部麻醉後,醫生開始從徐芳背部上取皮,“其實身體上任何部位都可以取,之所以選擇背部,是因為這地方比較隱蔽。”李強說。
  因為是局部麻醉,取皮中,徐芳會有感覺,不過,令李強感動的是,自始至終,徐芳沒喊過疼,有兩次,她喊了句“妞妞,媽媽不疼”。
  “總共取了大概3個手掌那麼大的面積,約占身體的2%至3%。”李強說,取過皮的地方,經過2周至3周便可愈合了,不過愈合的地方會留疤痕。
  取皮手術很快完成,早上9點15分,徐芳便被推出了手術室。
  手術車將徐芳送回病房後,又趕到重症監護室,接出了妞妞。
  術後
  7至10天后妞妞或可轉出重症監護室
  因為已經進行過兩次植皮手術,目前,妞妞頭皮上的皮膚所剩很少。
  “這次從她自己頭皮上取的比較少,媽媽的要多一些。”李強介紹,在移植過程中,帶著媽媽體溫的皮膚和妞妞自己頭皮上取下的皮膚,“交替種植”在創傷面上。
  “手術很順利,如果不出意外,大概7至10天后,妞妞便可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了。”昨天下午1點,妞妞被推出手術室,面對一直守護在病床外的黃彬及其家人,李強的這番話讓一家人安心了不少。
  這時,躺在病房上的徐芳也徹底醒了,一看見黃彬回到病房,她第一句話便是,“妞妞手術咋樣?”
  得知很順利時,徐芳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舒展開了,“我這點疼算啥,妞妞身上那麼多傷口呢。”
  李強說,目前妞妞的狀況平穩,前兩次自體移植的皮膚已經存活,不過,由於創傷面太大,依然不能掉以輕心。
  在李強看來,目前妞妞大規模的植皮手術基本告一段落,剩下的就是等恢復後,再重新看一下創面,做個掃尾工作。  (原標題:媽媽“割皮救女”,求醫生多割點兒)
創作者介紹

1504

jt37jtal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